快三56组号码

2019-04-23 22:17:43

来源:华夏时报网

经常账户逆差可能是趋势 外汇储备依赖资本项目顺差

冉学东

2019年中国经常账户会出现逆差吗?许多人士都有这个担心,不过从目前看来,至少在第一段可能经常项目还是顺差。外汇局最新的表态是,2019年一季度初步估计,经常账户将呈现一定规模顺差,其中,货物贸易顺差同比扩大,服务贸易逆差同比收窄。

经常账户顺差有多重要,可以说,最近几十年基础设施建设的资本基础就是来源于由货物贸易顺差为主的资本流入,最高达4万亿的外汇储备就是主要由经常项目顺差带来的,如果经常项目顺差出现持续性的下滑,而资本项目顺差不能对冲或者也出现持续逆差的话,现存的3万亿外汇储备可能不保,这可能从深层次影响目前中国宏观经济发展的内在结构。

我国第一季度外贸进出口总值1.03万亿美元,下降1.5%。其中,出口5517.6亿美元,增长1.4%;进口4754.5亿美元,下降4.8%;贸易顺差763.1亿美元,扩大70.6%。

第一季度服务贸易尽管是逆差,但是数量相对较小。而从资本项目而言,应该是属于顺差,因为第一季度外资大量涌入债市,截止4月1日,境外机构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速度大幅加快,重要的是贝莱德、领航等全球最大的资管公司旗下产品大规模进入市场。2019年3月债券通交易量达到1124亿元,日均交易量超过53.5亿元。全球投资者持续净买入中国债券,3月净买入达到222亿元。因此,第一季度经常账户还是处于顺差状态。

2018年一季度,中国经常账户逆差282亿美元,这是2001年第二季度之后经常账户首次出现逆差,我国近17年来首次出现季度逆差。其中,国际收支口径的货物贸易顺差534亿美元,同比下降35%,服务贸易逆差762亿美元。分别看货物出口和进口,货物出口5296亿美元,同比增长11%;货物进口4762亿美元,同比增长21%。

但是未来中国外汇收支在保持平衡的基础上,持续性转入逆差可能是一个趋势。由持续17年的顺差并逐渐缩窄,并出现逆差,可能会有一段震荡,但趋势可能已经形成。

许多人士把经常账户出现逆差归位贸易冲突,尤其是跟美国的贸易战,这只是原因之一,也许并不是主要的,最关键的可能还是中国内部经济发展结构的变化,这一点从存款结构的变化可以看出来:2018年开始的非金融企业存款减少,最终原地踏步不动。

2016年末,人民币各项存款余额为150.6万亿元,同比增长11.0%,增速比上年末低1.4个百分点,比年初增加14.9万亿元,同比少增924亿元。从人民币存款部门分布看,非金融企业存款同比多增2.0万亿元。

2017年人民币各项存款余额为164.1万亿元,同比增长9.0%,比年初增加13.5万亿元,同比少增1.4万亿元。从人民币存款部门分布看,住户存款、非金融企业存款分别同比少增5649亿元、3.2万亿元。

到了2018年,存款余额尽管也在增加,但增幅在收窄,并且金融企业存款出现减少。2018年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各项存款余额从年初的1689573.44亿元增加到年末的1781226.62亿元,增加了91653亿元,增速为5.42%。增速显然是下滑了。

但更为关键的是,在非金融企业存款在大多数月份都是减少的,只是到12月才有所增加,一月是540412.38亿元,12月是561926.92亿元,12月一月增加了近乎2万亿元。到了2019年一月再一次减少到557447.29亿元,2月继续减少,3月又增加到564642亿元。

非金融企业就是制造业企业和服务业企业等,除了金融企业之外的经济主体,这些机构存款减少,说明可投入扩大再生产的资本不足,这将严重制约中国货物贸易的出口。

非金融企业存款持续下滑的原因有很多,可能过去几十年,尤其是2018年金融危机以后,为了稳住经济增长实行的高投资率政策是主要原因,大幅扩大国内基础设施和住房投资支出,并且投资效率不高,收益率也不高,现金流可持续性不强,非常高的投资率不仅仅减少了储蓄率,而且降低了经常账户余额,储蓄率下降导致企业出口能力减退。

中国未来将必然专向消费型的经济,由此导致的储蓄率下滑,非金融企业存款下降,未来经常账户持续逆差扩大,外汇储备减少等等的冲击,是否能够由资本项目顺差对冲和弥补,就是一个需要迫切关注的事。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本文来自于华夏时报网)

来源:在彩票站能买到快三吗

上一篇:助赢吉林快三手机版下载 下一篇:爱彩乐上海快三开奖结果直播现场